FN

这个luci,真是骚气得不行……天,有点可爱

记忆

同样是很短的一篇,希望食用愉快。


        Gabriel记得,当他与兄长嬉戏在伊甸园的灌木丛间时,被树枝挂住撕裂的衣摆与摔倒时擦破的皮肤,还有Lucifer轻声细语的关爱和伤口传来的,温暖的柔软。
        Gabriel也记得,两位大天使之间的争斗,染血的双翼及张狂的笑声,当然,还有那对包裹着恨意,疯狂与难以窥见的孤独和爱。
        Gabriel还记得,Winchesters对于家人的长篇大论,自己最终的选择,Lucifer不知是真是假的要求一个拥抱的话语,以及,他近在咫尺的逐渐腐烂的皮囊,过了多年后仍旧渴望的双唇,天使之刃穿透身体时的剧痛。
        Gabriel唯一记得,是在消失前对Lucifer深深的失望,还有那永远也无法被改变的,同样厚重的爱意。
        “Goodbye, my brother, my lover, my home.”

【超级短】花吐症

希望,不要嫌弃我,正文⬇️


    一阵阵无力,我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病了。
    Lucifer与Father,Lucifer与Michael,Lucifer与Winchesters。在他们的每次相遇后,我都会经历一场激烈的仿佛要把皮囊的五脏六腑全吐出来的咳嗽,“又是一堆,我可以去开个花店了,一根巧克力棒换一朵花,有意思的女士还可以加个香甜的吻。”
    幸运的是,这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。我躺在冰冷的地板上,昔日金黄的羽翼已消散殆尽,在意识远去的最后,我看见Lucifer唇边开放着一朵欧石楠。
    他在我面上印下最后一吻。